遲遲不亮的頭像

因為一台博士音箱

我們又開始冷戰

到底要像初戀那樣渾身似火

還是平淡的持續相愛十年

一次隆重又神奇的失戀

青春期的跑道

変成  銀河

我坐在塑膠操場

一遍又一遍

唱著流浪者  之歌

沙蕉俱楽部

我們好像  回到中學暑假

缺乏資金卻熱愛暢飲

死到臨頭卻苦中作楽

我們迅速建立  特殊好感

好似一場青春期

羅曼蒂克的  戀愛

為什麼我長的那麼不美男

擁有太多太多  特別技能

未必是  一件好事情

那些喜歡美男的美男

除了必須接受有  特別技能  的特別少年的  祝福

還的忍受  那些喜歡美男  的女孩  的詛咒

那些喜歡美男的女孩

她們的審美  常常出錯

特別是對  一些

有特別技能的  特別少年

搭配

什麼髮型  什麼領結

什麼心情  什麼戀人

 

都是需要  精心  搭配的

変成一匹野馬

我不懂

你爲什麼會有  這種

奇怪的念頭

 

既然你那麼  喜歡

就讓我変成那匹  野馬

陪你浪漫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Link